藕♪_有人约我稿吗

这里是藕/学习✨✨
·怎么称呼都好。为人和善虽然有点话废.不戳雷点绝不发飙。

★圈杂cp也杂混沌性杂食慎fo。
*画什么写什么都随心所欲。咕咕咕

★热情的all本命爱好者。一般来说各个墙头都是绝对杂食混沌恶。
*目前什么人物什么墙头中心..我也不知道。随缘叭。

★tx门牌号3099535163 欢迎扩列
*文画双废。快乐

请不要理我这个傻子【……

我好低产。


#拉郎cp慎
#姿勢有參考素材
p2係我人設的摸魚

画完乐....!!!。
是算不上全家福的全家福!x「」

都4稿。证明我有画画(

【杰迈】论无聊能把杀.人.魔.逼到什么程度(7)

#依然是ooc警告

#后半段刚刚写的新鲜出炉,但越写越困....所以可能会有bug和错字,估摸着会修改编辑很多次

#剧情随缘、这篇文同他的标题一样沙雕不按常理出牌。..x


————————————


10


同往年一样,每到这个时候劳丽总是过分警惕。以至于到凌晨也未入眠,绷紧神经的同时又深感无奈。为了自己以及周围人们的人身安全,言辞坚定拒绝了照顾孩子、和房产家争论了极长时间才推去万圣节和家人外出聚会的事情。


屋内姑且响着放松身心的钢琴曲,但音乐声却被极其小心的调到低频防止打扰他人休息。花季少女的身心总在这几天被折磨得不成样子,毕竟这万圣节杀手甚至比大多恋人还要坚守誓言。


在长指针叩向六之前,漫漫黑暗永远是恶魔所在的地狱。......即使她觉得今年迈克尔似乎过分迟到了。


是又找到了新目标吗?还是在我为中心的方圆百里内开始迫害其他人了?


11


劳丽可能永远也想不到。

迈克尔·麦尔斯被另一位杀人魔拖住了。


杰森壮硕宽大的身体几乎遮挡住了门框的所有,身材也不算纤细的迈克尔愣是被对方几番阻拦弄得无处可去。只得望着杰森的曲棍球面具沉默一阵,而对方也同样得从面具的稍大的孔洞向自己投来目光。两位杀人魔再一次开始微妙的对视。


这两人分明都带着面具都身为杀人魔,却有些不同。各种意义上的。


杰森无法从这张惨白的万圣节面具脸上读懂什么,就连他的眼睛的色彩都不能在阴影中看清。心智不成熟的百人斩少男内心一阵失落,先前迈克尔头上顶着的金色“同伴”称号嗖嗖因此落成泛着锈迹的铁铜色。他不能读懂迈克尔的气场、也无法了解他内心的想法,身为同伴这极其不正常——!他们甚至不能完美合作杀死一对情侣。


某瞬间杰森可能会想起自己一向是独自狩猎,而这个前提不应该让他对同为屠夫的迈克尔产生兴趣。至少存于杰森意识中的帕米拉是这么认为的,并不想随意揣测儿子之前的奇怪想法的她仍然保持着沉默。



迈克尔也并不能从他戴着的有些破损的曲棍球面具上获取更多的信息,至多在因天生畸形的大小眼中得到点淡淡的、来自杰森的情绪。就着之前的打斗和尸体突袭橱窗几件事情得到的关于对方的线索极少,一是对方也很熟练杀人、恐怕也是个残忍的力大无比的杀人魔,二是他似乎也不会说话,三是自己并不知道对方跟着自己想做什么、但至少双方都没有敌意。


迈克尔一面思考着对方把自己堵在这栋建筑的原因一边缓缓移开了视线,却又意外轻瞥发现杰森的目光也在随着自己的眼神转移。两人视线相交同时看向桌上物品几秒后,又警惕地面面相觑回到了之前的状态。


12


但各自涌动的心理活动无法做到真正交汇,他必须做出些什么好让对方了解自己的想法————离开这处,得到自由、好谋杀自己的血亲。


这儿光线昏暗,迈克尔也无法确认对方是否识字,因此手语等一众想法更是在践行妄想行动前就被抛进废弃坑里。万圣节杀人魔无奈至极又无法采用最便捷拿手的方法杀出条血路离开,迈克尔眼神阴暗了好一阵子才接受下内心深处提出的方案。


“.......让我离开。”


久未出声的喉嗓有些嘶哑,低沉又不缺底气直指目的。万圣节杀人魔开口时换气声响很大、扑在不透气的乳胶面具上更是又清晰几分。


而杰森对此十分意外,明明对方连让自己待在原地的指令都不肯发声告知的“同伴”此刻竟突兀开了口,他本想着对方和自己一样是不会说话的角色.......。


绝对沉默这一条规则似乎被打破了、迫于自己的压力。而征服感向来会让狩猎者感到愉悦,哪怕是单方面得到的。



面对迈克尔的命令式的发言,被唤者只是低低从喉间冒出传意味不明的低音节并侧过头表示异议。

同他呜咽的声音一样意义不明的回复让迈克尔有所不悦,但此刻杰森却又站起身来并朝自己的方向移动。不悦恼怒一并被迫放下,空出精力交予相同气场碰撞时的猎者的警惕。

tbc.


400粉乐!!!!

这个画风真的很好玩
后面3p是瞎搞的换装(?
凭印象画的了可能有误。我过会就去再刷()